首页>>区域经济
中国经济应重点构建中长期风险应对机制
发布时间:2013年2月5日  出处【】 【字体:
  中国经济应重点构建中长期风险应对机制
  
  中国经济已呈缓中趋稳态势,未来增长过程中将面临各种风险,其中,中长期风险大于短期风险,因此,宏观调控的重点应该在稳增长的前提下构建和完善应对中长期风险的长效机制。
  
  从主要宏观数据看,中国经济已呈缓中趋稳态势。无论各方怎么研判中国经济走势,始终绕不开中国经济增长动力和风险的话题。分析人士对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的分析侧重于改革红利、人口红利、制度红利和全球化红利等方面的规模增减和结构优化,争论点聚焦在重启经济增长动力的可能性、方式和路径上。无论怎么认识速度和质量,中国经济在增长过程中将面临各种风险。笔者认为,中国经济的中长期风险大于短期风险,未来的宏调重点应该在稳增长的前提下构建和完善应对中长期风险的长效机制。
  
  一、短期风险:外部风险大于内部风险
  
  中国经济短期内仍面临不稳定、不平衡和不可持续风险。表现为:外部经济环境仍存继续恶化的风险、内部新旧矛盾交织等。
  
  (一)外部经济环境仍存继续恶化的风险
  
  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仍在蔓延,全球经济失衡仍在持续。首先,欧债危机阴霾挥之不去,仍有继续恶化的可能性。其次,美国经济仍在艰难复苏,动力有所减弱。再次,由于长期财政赤字,主要发达经济体不得不动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将导致大量投资资金流窜到新兴市场套利,造成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泡沫化,而一旦资金逃逸,将产生市场大起大落的风险。另外,其他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也面临下行压力,整体上并未摆脱经济减速期。
  
  (二)内部新旧矛盾交织的风险
  
  中国经济短期内仍面临不稳定、不平衡和不可持续风险,内部新旧风险突出表现在:首先,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不可小视;其次,新一轮银行坏债风险或已显现;再次,“影子银行”、不规范的民间借贷与房地产等泡沫经济结合,一旦资金链断裂,中小企业和利益相关者受到冲击后引发的群体性事件概率变大。此外,经济下行后,经济快速增长时掩盖的一些旧矛盾开始凸显,演变为新矛盾,尤其是一些竞争力较弱的企业,开始使用一些违法、违规手段展开不公平竞争,扰乱市场秩序。
  
  (三)外部风险大于内部风险
  
  对中国经济短期风险而言,外源性风险大于内生性风险。主要外源风险因素包括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尤其是粮食价格上涨冲击,国际短期资本大举进出中国市场;如前文所言,短期的主要内生性风险包括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泡沫、银行呆坏账等。虽然对外贸易依存度逐渐下降,但中国对外资的依赖仍然很强,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欧洲金融机构将从全球其他经济体大量撤资,这将会对经济造成冲击。2012年10月份,亚洲开发银行发布2012年《亚洲发展展望(更新)》报告的定量分析显示,中国经济趋缓有2/3源自外部因素,其余源自内需不足。虽然近期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由于此轮经济收缩受主动调整、周期性波动等内部因素影响较大,更多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结构性因素是长期的,负面效应只会逐步显现。
  
  二、中长期风险:内部风险大于外部风险
  
  从外部风险来看,全球经济格局调整和亚太地区经济发展都存在不确定性。从内部风险来看,存在对利益沉淀固化领域“开刀”的改革勇气不足的风险。
  
  (一)外部风险:“树欲静而风不止”
  
  此次全球金融危机是美、欧等发达经济体长期经济运行中的深层次矛盾的集中爆发。以主要发达经济体内需为全球经济增长主要动力的时代将渐行渐远,将开始长期的深度大调整:一方面,全球经济格局调整中的利益博弈带来了不稳定性;另一方面,亚太地区经济具有不确定性,并有爆发主权债危机的可能性。以上双重外部风险给中国经济造成的压力是无法真正规避的。
  
  (二)内部风险:改革勇气不足的风险
  
  从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内部风险来看,最令人担忧的也许是阻碍推动改革的一部分既得利益者。要推动和深化改革,很多领域已经凝聚了共识,不缺乏改革智慧,但匮乏的可能是敢于向一些利益沉淀固化已久领域“开刀”的改革勇气。虽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在发展中不断完善,但仍然没有摆脱一些难以解决的利益分配问题:一方面,一部分先富阶层人为制造壁垒,对后来者通过努力致富形成阻碍;另一方面,一部分实力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捆绑”资源分配机构,阻碍改革前进步伐。不容置疑,绝对的极端仇富心理不应提倡。然而,当一个社会中拥有权利和能力的人不能获得公平机会,失去了起跑线上的平等,将不利于公平竞争,最终也不利于社会长治久安。
  
  (三)内部风险大于外部风险
  
  此轮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最大冲击是延误了中国正在进行的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使得中国被迫采取大规模短期效果更明显的经济刺激政策,而这将以牺牲经济结构调整为代价。虽然中国经济与外部市场的同步性正全面提高,但由于内部制约因素很多是长期累积的基础性和结构性问题,内部的挑战和影响都会大于外部。一是仍没有形成有利于科学发展的财税体系。二是仍存在一些扭曲的经济机制,比如生产要素价格形成机制不能完全反映市场供求和经济成本等。三是经济基本制度和市场体系仍需健全,比如垄断行业改革等。四是其他领域改革,比如收入分配改革的社会领域改革等。
  
  三、化解短期风险:警惕“黑天鹅”事件;防范中长期风险:“步步为营”
  
  中长期来说,要应对政府职能转变不顺的风险、地方政府盲目转型升级的风险、企业止步于创新的风险等。短期风险而言,应重点加强金融和财政领域监管,杜绝系统性风险。
  
  
本章共分为:
上一篇:山东经济工作会召开 要求将改革创新贯穿明年
下一篇:浙江拟控制机动车总量治理灰霾
最新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