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学
哲学家冯友兰
发布时间:2013年1月6日  出处【】 【字体:

  如果说,像康有为、胡适等人多少都下了一点考据功夫的活,那么被公认为国学大师的冯友兰、熊十力及贺鳞等却未涉足于此,他们都主要是在继承和发展中国哲学方面做出了较大的学术成就。这里仅以冯友兰为例来看一下冯先生的学术行年简谱。

  

  1895年冯友兰出生在河南唐河县祁仪镇有名的书香门第,祖父善诗文,父亲是进士,伯父和叔父都是秀才。冯友兰自幼刻苦,文思敏捷。1913年他到上海就读于中国公学大学预科班,开始对逻辑学课程产生了兴趣,1915年毕业后他考入北京大学的文科中国哲学门(后来的哲学系)。从此,哲学成为他终生研究的事业。在北大的求学岁月里,他窥见了中国学问和西方文化的新天地。

  

  1919年11月他前往美国学习哲学,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系统地学习西方哲学。1923年,冯友兰在杜威等的指导下,完成了博士论文《人生理想之比较研究》,并顺利通过答辩,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是年秋回国后,写成《一种人生观》,随后又写成《人生哲学》一书,作为高中教材之用。在这本书中,冯友兰确立了其新实在主义的哲学信仰,并开始把新实在主义同程朱理学相结合。1934年完成《中国哲学史》两卷本。这部著作确定了他作为中国哲学史学科主要奠基人的地位。该书是继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之后又一部具有广泛影响的中国哲学史著作,代表了上世纪30年代中国哲学史研究的最高水平。此书后来还被冯的美国学生卜德译成英文,成为现今西方人系统了解中国哲学的为数不多的著作之一。

  

  抗战爆发后,冯友兰随清华大学南迁,几经辗转后到了昆明,任联大哲学系教授,兼文学院院长。联大期间,冯氏更加勤奋地钻研学问,埋首著述,潜心整理中国传统文化。从1939年起,他先后出版了《新理学》《新事论》《新事训》《新原人》《新原道》《新知言》这六部书,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新理学”哲学思想体系,冯友兰著此六书的深意,在《新原人》自序中曾有明确的表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此哲学家所应自期许者也。况我国学民族,值贞元之会,当绝续之交,通天人之际,达古今之变,明内圣外王之道者,岂可不尽所欲言,以为我国家致太平,我亿兆安身立命之用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非日能之,愿学焉。此《新理学》《新事论》《新世训》,及此书所由作也。”充分展现了冯氏中华民族一定要复兴的坚定信念。

  

  1946年8月赴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当时有许多朋友劝他在美国长期住下去,但一年后冯友兰却执意回到战火纷飞的祖国。9月,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长。1948年底,南京国民党政府派专机来北平接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去台湾,冯友兰坚决不走,他的态度给清华同仁以很大的影响,众多教授都留了下来。接着,校务委员会推举冯友兰为主席,处理善后事宜。在他的领导和全校师生员工的共同努力下,清华大学完好无损地回到了人民手中。这期间,《南渡集》编成。英文《中国哲学简史》由美国麦克米伦公司出版。

  

  1949年解放军接管清华,冯友兰任清华校务委员会委员。翌年8月,哲学界批判新理学,冯友兰开始自我批判。第二年9月他参加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印度、缅甸。获得德里大学名誉文学博士学位。后调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兼中国哲学史教研室主任。1955年6月,中国科学院成立,被聘为哲学和社会科学学部委员。哲学所成立后,又受聘为兼职研究员、中国哲学史组组长。“文革”初期,冯友兰多次受到批斗。后毛泽东在一次讲话中提到:北大有个冯友兰,搞唯心主义,我们若要懂点唯心主义,还要找他。还有个翦伯赞,搞帝王将相,我们若要懂点帝国将相,也要找他。还是让他们当教授,拿薪水。得此“特赦”,冯氏得以离开牛棚,勉强恢复自由。直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冯家被定为外宾访问的开放户时,才算过上比较正常的生活。

  

  冯友兰一生著述甚丰,中、英文著作近500万言。上世纪80年代初,已是80岁高龄的冯友兰开始撰写他的重要著作《中国哲学史新编》,历时十余年,后来靠口述,别人笔录,以坚韧顽强的毅力在1990年7月全部完成了这部七卷本的巨著。书稿写完几个月后,历经近一个世纪的世事变迁、人世沧桑的老人就告别了人世。

  

  主要成就及历史评价:

  

  由冯先生的生平可以看出,冯友兰前期——抗战以前的治学旨趣主要在于整理研究中国传统哲学,可称其为哲学史家。他后期——抗战爆发后,尤其是抗战期间的为学重在以“六经注我”的精神,运用西方新实在论哲学重新诠释、阐发儒家思想,以作为复兴中华民族之理论基础。这一时期写成的《新理学》为核心的“贞元六书”构成了一套完整的新儒家哲学思想体系。它既是冯氏哲学思想成熟的标志,也是他一生治学的最高成就,并因此奠定了他成为继往开来、具有国际声誉的一代哲人的地位。但也恰是冯先生的这种多是哲学性的学术,以致我们今天除了鲜见的“国学大师”称谓外,世人给予其的评价多是:哲学家,哲学史家。

  

  事实上,即便是在哲学方面,冯先生虽然做出了很大的成绩,但冯先生前半生,由于受其唯心思想所囿,其方法自然也受这种观念的影响,而难以达到对中国古代哲学进行准确且正确的批判与继承的程度。虽然后来冯友兰致力于弘扬辩证法及唯物史观的学习和运用,但终未达到更超越性的境界。而就这一领域而言,毛泽东则不然,由于他具有深厚的哲学常识和极为丰富的实践经验,因此他在早年接触西方哲学及马列主义之后,很快就能够接受并加以运用,加上他对马列主义文献的学习和研究,也就成为了马克思主义的经典大师。这样,不仅使他能够利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念和方法对中国古代哲学加以正确的继承和发扬,也使他在总结实践的基础上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在这方面的代表作就是人所共知的《实践论》与《矛盾论》等。总之,撇开其他方面不说,即使在哲学方面,毛泽东所取得的成就至少不在冯友兰先生之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成绩更大一些。至于熊十力、贺鳞等则与冯友兰相似。与这些国学大师比较起来,毛泽东即使在他们擅长的领域,至少也能与之媲美。

  

  评价:哲学家、哲学史家。

  

 

本章共分为:
上一篇:没有新闻了
下一篇:国学大师郭沫若
最新文章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