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山西价值2亿国有煤矿被卖37.5万 当地居民无家可归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5日  出处【法制网】 【字体:

  近日,一篇题为《价值2亿余元的国有煤矿卖了37.5万元》的帖子在网络风传。该帖称,山西省忻州市保德县南河沟乡扒楼沟村价值2亿元人民币的国有煤矿(下简称晋保煤矿),在2007年被保德县经贸局(后改名经信局)以37.5万元的萝卜价“贱卖”给了领导的亲戚,两年后这位亲戚又以2.6亿元的价格转手。

  

  消息一经披露,立刻引来公众的强烈质疑:国有资产被贱卖是否存在官商勾结或官亲勾结的背景?这样一个贱卖2亿国有资产的“大案”,何以经得住5年时间的“历史考验”?

  

  当地政府表示,会对此事进行调查。几个月时间过去了,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以及其间有怎样的官商勾结内幕?尚没有准确消息。可是,该煤矿所涉及的至少三个村庄的居民,多年来却身陷煤矿开采带来的诸多困局。

  

  晋保煤矿2亿煤矿卖37万,是否“贱卖”尚无定论,可当地百姓生活却已到了无家可归的地步。

  

  法制与新闻记者韦文洁

  

  61岁的王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晚年的生活竟然要寄居在女儿家里。

  

  多年前,王丰自己亲手盖起来的4孔窑已经无法居住,从2006年起,原本干燥的窑洞开始逐渐潮湿起来。2011年4月份,窑洞内更是“像温泉一样”,从屋里的地底往外冒水,家里存放的70多袋黄豆,开始长出豆芽。

  

  与王丰家里相似的,还有周围的邻居们。房子开裂冒水,其原因并不复杂,王丰等人认为:正是晋保煤矿的大规模违法开采,导致了如今村民们的生存困局。

  

  村民生存依靠

  

  据本刊记者实地了解,地处晋西北的保德县,“一黑两红”是传统支柱产业。“一黑”为煤炭,“两红”为红枣和海红果。

  

  保德县煤炭资源储量丰富,分布面积为560平方公里,具有煤质好、埋藏浅、杂质少、易开采等特点,已探明总储量为127亿吨。山西省煤矿兼并重组后,该县保留了11座煤矿。2011年,该县财政收入20多亿元,煤炭收入占大半以上,属于典型的煤炭财政。

  

  南河沟乡是保德县一个偏僻的乡镇,扒楼沟村在南河沟乡算是资源最丰富的村庄,主要有扒楼沟煤矿和桑塔则煤矿等。

  

  土地的贫瘠使得当地的多数人在数年以来,均靠在煤矿打工为生。

  

  45岁的李可从1990至1993年,在乡办的桑塔则煤矿任会计。在他的记忆中,桑塔则煤矿筹建于大办乡镇企业的1985年,办矿资金由乡政府的贷款300多万元与村民部分集资组成。

  

  李可告诉记者:“当时全乡才3000多人,集资了30多万元。扒搂沟占全乡人口的一半,有500多户,1500多人。有十多户参加了集资。”

  

  当时李可的父亲也在煤矿上班,任主管生产的副矿长。从1985年一直干到1996年去世,每月工资600多元。矿上正常生产时有130多人,月工资200多元,加上奖金300多元,超过了当时城里人的收入。在彼时,这种模式既解决了村民的就业问题,又不耽误农耕。

  

  1999年,桑塔则煤矿因经营不善,加之当时煤炭市场疲软,无钱及时更换煤炭生产许可证而被吊销相关证件。此后,该煤矿一直未开采。

  

  “贱卖”调查

  

  桑塔则煤矿的奄奄一息并没有影响到一河之隔,直线距离仅600余米的扒楼沟煤矿重现。

  

  让当地村民没有想到是,因为“贱卖”,上述这座毫不起眼、深藏在晋西北黄土深沟中、已改名为山西忻州神达晋保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达晋保)的煤矿,经媒体曝光后,竟一时招致记者云集,受到世人关注。

  

  为了解该矿“贱卖”的过程,记者近日专程来到保德县,试图揭开遮盖在它身上的神秘面纱,还原一个真实的神达晋保的“前世今生”。

  

  据相关资料显示,2002年2月20日,保德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决定正式设立全民所有制“保德县扒楼沟煤矿”,由保德县经济委员会以房屋、机器设备等实物出资208万元,张明孩任矿长,产能3万吨每年。

  

  此后,安静的林遮峪河畔,进入了机器轰鸣车流如织的时代。

  

  到了2007年11月8日,扒楼沟村发生了一件大事——扒楼沟煤矿,这个供给着诸多村民的国有煤矿,摇身一变,成为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

  

  让国企转眼之间变成“私企”,完成这一巨大转变的,其代价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数字——37.5万元。

  

  从本刊记者独家获得的资料中,通过梳理发现,其“变身”速度之快,更是令人惊讶。

  

  2007年10月15日,保德县经贸局委托忻州宇升拍卖有限公司以底价37.3万元拍卖扒楼沟煤矿,得出这一数字的是山西天华财务咨询评估有限公司的一份评估报告。该报告称,扒楼沟煤矿总资产3563.42万元,负债总计3526.12万元,净资产37.3万元。

  

  2007年11月8日,兰金明、徐建军、张怀宝以37.5万元竞得该煤矿。

  

  成交前6天,2007年11月2日,经山西省工商局批准,保德县扒楼沟煤矿变更名称为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

  

  成交前13天,2007年10月25日,保德县国土资源局向山西省工商局出具的《占用土地的证明》中,已称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原保德县扒楼沟煤矿)。

  

  成交前24天,2007年10月15日,保德县扒楼沟煤矿向山西省工商局提出改制申请,变更名称为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变更注册资本为1156万元,变更股东为张怀宝、徐建军、兰金明,张怀宝任执行董事。

  

  拍卖成交当日,2007年11月8日,保德县经贸局与张怀宝等三人签订了净资产转让协议。同日,保德县经贸局发出了《关于保德县扒楼沟煤矿明晰资产的决定》,将该矿资产明确为个人财产。

  

  同日,保德县经贸局批准扒楼沟煤矿改制,变更为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

  

  同日,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召开第一次股东会议。

  

  让人生疑的不是保德县政府机关办事效率之高,而是在拍卖成交之前,甚至在委托拍卖之前,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就成立了,而且做了很多企业改制的工作,并且连注册资本和股东名称都已经在工商管理部门完成了变更。

  

  这就意味着,竞买者张怀宝等人早就知道其一定会竞买成功,而且连成交价都已提前知晓。

  

  

本章共分为:
上一篇:住建部:明年继续实施住房限购措施
下一篇:南京将取消公费医疗制度 “副厅级”以上除外
最新文章
最新推荐